威海市武术协会官方网站
当前位置:首页/武术动态

【武术资讯】沙式武术:缘于荣成的武林“瑰宝”(二)

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11日 阅读次数:1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
在博大精深、光彩夺目的中国传统文化中,武术与京剧一样被列为“国粹”。于令人眼花缭乱的武术门派中,沙氏武学名扬海内外,倍受人们称道。它,是由荣成籍沙国政创造出来的。 



以武会友  以德服人


以教拳为生,沙国政辗转大江南北。在这一过程中,展现了高超的武术,也弘扬了高尚的武德。

在文革期间,有一李姓练武者登门向沙国政讨教。此人身高一米八左右,戴着眼镜,自报李振喜,练八极拳多年,后又练燕青拳,喜欢实战。早上练拳时对着东风路边上的电线杆手拍脚踢,能将电线杆踹得直晃,硬功了得。在见到沙国政之前,李振喜已与沙门一名学员过招,该学员踹了他一脚,反把自己的腿伤了,一拐一拐的。



李振喜问沙国政,黑虎掏心有多少种?沙回答:“各门各派算起来不下百种。”李接着说:“我用燕青拳的拦捶,又叫黑虎掏心,很好用,在昆明找过多人合手,无人能挡。”合手,就是人们通常说的过招。



沙国政说,我们试试看。第一次,沙使出黑虎掏心,李仰面一摔,臀部着地,眼镜飞到一边。再来一次,沙国政使出带腿黑虎掏心,将李撂倒在地。第三次,沙国政一招“猿猴蹬枝”,左脚虚意一钩踢了李的右腿,李忙将右腿提起避让,沙国政顺势缠其右腿,还不等李把脚抽出,沙的左脚点在李的左胯上,右手在李肩上轻轻一拍,李从屋子里间摔到外间。



合手过程中,李振喜随时用笔记本将招数记上,最后问:“我怎么摔下去不痛?”沙国政解释,他用的是起空劲,人被打出去,摔得远,飘起来有舒服感,但不伤人,“比武是互相切磋,也是检验自己的功夫和胆识,但要讲德,别心狠,不能伤人。”李振喜后来恳请拜沙国政为师,得到了沙的同意。


沙国政传授太极拳


武术界崇尚武德,止戈为武,“尚武者当先崇德,教人者先学做人。为武师须教礼,德不贤不可传。惟贤惟德,能服于人。”沙国政常说,“我这棵老树的根须,把摄取的水分、营养输送到花和果上,自己深藏于泥土之中。”


沙国政和大悲法师


自古武术与伤科密不可分,沙国政不仅武学精湛,而且医术高超。几十年间,他一面传拳授艺,一面免费为很多骨伤科病人治疗。在沙国政逝世后的遗体告别仪式上,一位手拄拐杖的老人在他的遗体前沉痛志哀,悲不可言,他就是在沙国政的治疗下,不久前刚刚从轮椅上站立起来的。


沙国政救死扶伤


数以千计的病人得到沙国政的治疗,然而他却从未收过一分钱。在他的家中,时常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求医问药信,凡能医治的,沙老必亲自回信寄药;凡不属于骨伤科的,他也必回信说明。在他退居二线后的日子里,亲友曾为他办了一个医疗执照,然而至今人们发现,那本发票却一张也没动过。沙老说:“我一辈子免费医疗,现在也不能收钱。” 技艺上的一丝不苟,生活中的俭朴律己,成为沙老的一贯作风——崇德尚武。这也几乎成为了他一生的座右铭。 


沙国政与蒋勋培对练


将军嘉许  英名千古


英雄相惜,1984年全国武术大会期间许世友将军曾接见沙国政,并在握手时暗中考校沙国政的功夫。

许世友将军8岁起就在少林寺练武,练到16岁,也算是少林功夫的高手了。他曾回忆自己当年练习铁砂掌:“头一年,练习插黄豆,5个指头伸直,两只手轮番插。练到什么程度?满桶黄豆,一下插到底。第二年,插一桶小米,第三年插一桶沙子,铁砂掌练成了,抓人一把肉,叉人五个洞。”


许世友将军向战士们传授少林棍术


据现存史料记载,许将军接见沙国政时,“热情地伸出右手握住沙老的左手,左手则似漫不经心地直抠沙老右肋,沙老知道这是许将军在暗中考校自己的武功,但此时此刻既不能失礼,也不能示弱,所以其外表仍报以轻松微笑,暗中运气用内家功法封住右肋大小穴道,许将军顿时觉得指下既滑又硬,无法下手。许将军见沙老功夫深厚且应对得体,马上松手并哈哈大笑,连说‘好,好,好!’”这一珍贵镜头,为敏感的记者捕捉到拍了下来,该情景后来被画家妙手绘成油画,屡屡参展并俘获大奖,现为国家体育总局收藏。


许世友将军接见沙国政


1993年,沙国政在新加坡讲学之际,突感肠胃不适,出现腹泻。归国后在接受采访时,他还一度兴致勃勃畅谈了下一步准备着手的工作计划:开办沙国政武术馆、将三万字带一百五十四张照片的《沙氏形意连环拳》出版、编写《子午鸳鸯钺对剑》、《八卦连环掌》…… 



然而不久,沙老病情加剧。三月住进昆明延安医院。初始他还每天早上提着录音机下楼,教病友练“健身益气法”,后行动日趋艰难。但他仍一面嘱咐在身边照顾的子女与学生,要按时去带领病友练功,一面详细询问有关“沙国政武术馆”的筹办情况。并且以极其坚强的意志在病床前,完成了“太极剑对练”的创编,用所剩不多的余生,倾心教授沙俊杰与胡保林进行演练……



1993年8月1日,“沙国政武术馆”宣告成立,次日当沙老在病床前观看完开馆时的录象和照片后,满意的说:“很好,很满意”。随后便昏昏睡去,再也没有醒来。他以“太极拳对练”始,以“太极剑对练”终,将自己对武术事业的一生贡献,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 

1993年8月7日凌晨1时15分,沙国政在昆明去世,享年89岁,虚岁90岁。


中国武术研究院、中国武术协会,秦基伟将军等人,获悉沙国政去世的消息后,也分别赠送了花圈。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秦基伟曾向沙国政学习太极拳,1987年3月21日,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的秦基伟,还通过秘书致信沙国政,向他表示感谢,其中称:“自向您学过太极拳后,至今一直坚持……虽已进入高龄,但身体仍很健壮,每天工作繁忙,亦不觉很疲劳,这不能不说有您的一番心血和功劳。”


秦基伟将军

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。一位武术大师与世长辞,尽管他生前始终未能在渴望已久的“沙国政武术馆”亲身执教,引为憾事,但他所钟爱的武术事业后继有人,承前启后。

转自中国荣成